分享到:

    參考消息網9月14日報道

 

    外媒稱,2011年福島核電站反應堆熔毀時,其運營商嘗試發傳真向附近的浪江町(Namie)當局發出警報。
    據英國《金融時報》網站9月14日報道,福島核電站運營商在一年后的一份報告中表示,由于“無法確認”傳真是否被收到,他們又嘗試通過固話、手機、衛星電話進行聯系,最后派人親自過去。而這個小城早已被引發福島核危機的地震和海嘯所摧毀。
    報道稱,福島核電站使用傳真——也用同樣方式向東京官員通報這場蔓延的災難——提醒我們這種看似過時的技術的頑強適應性。
    發送電子郵件可能更快,而像Google Docs等基于云的文字處理系統可能更適用于協作,但是傳真還是存活了下來。它已經適應了電子郵件的出現,并且甚至已經發掘出至少一項新用途。
    為什么傳真能存活下來?研究公司IDC的一項調查顯示,對于那些繼續看好傳真未來的企業來說,這項技術的優點在于便宜且使用相對簡單。對于醫療記錄等機密數據來說,傳真也被認為比電子郵件更加安全。
    IDC去年9月對美國1000多家企業的調查顯示,有剛好超過一半的受訪者稱,過去一年傳真的使用量保持不變,而接近五分之一的受訪者稱有所增加。很少有受訪者說他們不再使用這項技術。
    傳真行業研究機構戴維森咨詢(Davidson Consulting)的彼得·戴維森(Peter Davidson)指出,人們使用傳真的某些便捷性已被電子郵件和短信取代,比如說通知某人自己何時回辦公室。“但當發送重要的文件時,你想確保(它們)被送達,利用傳真可以做到這一點。要想攔截一份傳真也極其困難。”當然,除非攔截者本人就站在傳真機旁。
    施樂(Xerox)技術營銷負責人西達爾塔·巴塔查里亞(Siddhartha Bhattacharya)指出,雖然數字簽名在PDF文件中已被廣泛采用,但在合同中并非總被視為合法:“有許多公司仍要求在虛線上親筆簽名。”
    報道稱,傳真在日本的流行,與該國書寫系統的復雜性(使得掃描一份書面文件比打字更容易),以及日本人在請柬中附地圖的習慣相關。許多日本政府和政治機構仍然堅持通過傳真接收書面通信。傳真文件在官員之間傳遞,官員可以在文件上蓋戳或簽名,以便留下已閱的物理標記。
    傳真在以技術創新聞名的以色列也存活了下來。在以色列,雖然傳真在商業中的使用已經下降,但政府機構更喜歡用傳真來傳送文件。咨詢公司德勤(Deloitte)合伙人、以色列國內技術應用報告作者沙利·特蘇瓦(Shally Tshuva)說:“有兩個問題。首先是確保文件是真實的。其次是數字化是否幫助了那些已處于(社會經濟)頂端的人,并擴大了貧富差距。”
    他說,以色列公共部門中一些人的觀念是,較貧窮的社會群體可能較不擅長掃描和用電子郵件收發文件,而即使是藍領工作場所,如車庫,都保留有傳真機。
    然而,更為普遍的是,傳真機已經逐步被接入互聯網的電腦所取代。聯合國(UN)的電信機構國際電信聯盟(ITU)在2000年就停止了收集關于傳真的數據,雖然該聯盟指出,“有些國家的監管或文化習慣使其更容易接受傳真,而非電子郵件。”
    隨著通訊轉向更快捷的技術,繼續依賴紙質書面記錄的企業會損失競爭力。德國郵政DHL(Deutsche Post DHL)正在對其貨運代理部門的IT系統進行全面改革。由于這個部門是通過并購不斷擴大的,而并購涉及將擁有各自IT系統的公司整合到一起,該部門在消耗大量紙張。
    Davy公司的分析師斯蒂芬·弗朗(Stephen Furlong)說,這影響到了DHL相對于對手的競爭力,因為讓信息高效流動對于物流之類的分散性行業尤為重要:“信息流動越高效,就越能削減成本,也就越能為客戶做出正確決定。”
    與電子郵件相比,傳真不但讓商業活動變慢,而且傳真機還可能讓人用起來很惱火。當傳真機處于高負荷使用時,它們就成了失望的代名詞:一份傳真可能不會一次就發送成功,上面的信息可能變得模糊或褪色。2002年,在以色列訂購德國Fuchs裝甲車的過程中,一份模糊的傳真導致了嚴重的誤解。
    然而,互聯網并未完全取代傳真;事實上,它至少為傳真創造了一項新的用途,即在使用高端和低端技術的企業之間架起橋梁??蛻粼谝患以诰€食品配送門戶下訂單,他們的訂單可以通過傳真傳輸到一家餐廳。然后,傳真過來的訂單可以交給沒有傳真機、而且可能沒有智能手機的配送員。
    同樣的邏輯也適用于同多個供應商打交道的大型制造商,這些供應商使用的技術可能處于不同的水平。
    總部位于慕尼黑、運營云通信服務(包括傳真)的Retarus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馬丁·海格(Martin Hager)說:“使用傳真時,我們不需要知道對方接收的人是誰,或他們擁有什么樣的技術。只需要一個電話號碼,文件就可以出現在另一邊——不論是以紙質形式,還是發送到計算機掃描系統中。”
    用傳真來橋接高端和低端技術本身并不新鮮——將午餐訂單從辦公室傳真到當地一家三明治店是上世紀80年代多么熟悉的一幕——但傳真與互聯網的結合有助于開辟新的線上市場。
    隨著越來越多互聯網企業出現在室內保潔或洗衣服務等行業,而這些行業的技術水平又參差不齊,傳真已被賦予了新的生命。
    客戶可以用智能手機經由柏林或者倫敦的企業下訂單,但這些訂單通常會由那些需要傳真件的承包商完成。
    報道稱,“一邊是柏林那些使用智能技術的聰明人,”海格說,“一邊是需要紙質配送單和賬單的人。”